在我们印象中,理科界的人性格往往是比较理性、严谨、不苟言笑的,甚至有些呆板。平时我们想到朋友聚会趴体的画面,一般是这样的: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而他们是这样的: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我们常常说,艺术品是感性的,让人心旷神怡,而接下来这位理科风格艺术家的作品则让人瞬间从心怡转为肝颤。

先放几张图片上来大家感受一下: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首先说,这些美轮美奂、精密复杂、类似精密设计图纸一样的画作,全部都是没有实用任何计算机绘图软件,而是单靠铅笔、尺、量角器、圆规等纯手绘出来的。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这位牛人就是委内瑞拉建筑师兼插画家Rafael Araujo。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Rafael Araujo从小喜爱在图画纸上手绘立体图形,在他15岁时感受到自然世界定律中的黄金比例就是他毕生追求的美学极致,于是40年来他不断以圆规、尺规和铅笔等绘图工具,画出一幅幅令人惊叹咂舌的作品。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Rafael Araujo的画作融入了数学上的严谨与完美、以及Rafael Araujo自己的艺术表现,这种美妙的融合让人产生一种视觉上的舒适感,尤其是对于强迫症的人来说。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黄金比例,也就是神秘奇幻的大自然序列费波那西数列(Successione di Fibonacci),既然说了是大自然序列,当然就与我们身处的自然界休戚相关:鹦鹉螺的螺旋比例,花瓣的生长模式,蝴蝶千变万化的飞行轨迹等......都能从这些晦涩难懂的数列中显现端倪。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作为一个同时热爱艺术和数学的人,委内瑞拉艺术家Rafael Araujo将数学计算融于自己的绘画创作之中,解释自然、数学与艺术之间的关系。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在Rafael Araujo的眼中,仿佛一切事物的轨迹、形状生成背后所隐藏的数学逻辑都能被看到。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蝴蝶,海贝壳,树叶和蜗牛,构成了从这些数学画面中脱颖而出的建筑线条。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我们大多数人观察一只蝴蝶的飘动,但艺术家可视化一个复杂的数学框架,调节动作微妙的飞行。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通过应用由黄金比例的几何公式、精心详细设计的自然螺旋,序列和比例的展开来控制增长模式。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Rafael Araujo曾受邀CNN世界、Wired杂志采访,并在WWF及斯坦福大学和许多其他画廊中展出。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之后有人众筹为他出版了一套着色作品集,Rafael Araujo 希望能透过这着色本,能让更多人认识到自然的黄金比例之美,欣赏到感性与理性的美妙结合。(文字:兰红超,图片来源于网络)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Rafael Araujo作品欣赏: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

同时喜欢艺术和数学的人 尺规作画让人肝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