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加利亚艺术家克里斯托(Christo)于5月31日在自己纽约的住所里自然去世,享年84岁。明年九月的时候,他本应该在巴黎的凯旋门上装扮凯旋门。

克里斯托,这个装扮世界的艺术家过世了

克里斯托给凯旋门设计的“外衣”

“克里斯托把自己的生活过得淋漓尽致,他不仅幻想着看似不可能的事情,还把它变成了现实。克里斯托(Christo)和珍妮·克劳德(Jeanne-Claude)一直明确表示,他们正在进行的作品将在去世后继续。

为了尊重克里斯托的遗愿,原定于九月在法国巴黎落地的项目《包裹着的凯旋门(L’Arc deTriomphe,Wrapped)》将继续进行。”这是来自克里斯托工作室向广大艺术爱好者们发出的官方讯息,克里斯托-弗拉基米洛夫-贾瓦切夫(Christo Vladimirov Javacheff,人称Christo)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大地艺术家之一,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他以大型艺术装置打破了艺术世界的规则,至今仍是一位深受爱戴的艺术家。

尽管克里斯托年事已高,他仍然有一种创造艺术的激情和令人难以抗拒的活力,他永远向前看,把未来的项目都投入到了大地之上。其中,“凯旋门”本应在今年春季于巴黎落地,因为新冠肺炎的影响不得不推迟到了2020年秋季,后又因为欧洲疫情的爆发,最终落地日期被定在了2021年九月。克里斯托在1958年的一封信中写道:“美、科学和艺术永远是胜利的。”这是不仅是他对未来的祝愿,也是他的作品和记忆作为一种伟大遗产留给我们的总结。

克里斯托,这个装扮世界的艺术家过世了

克里斯托在他的作品《浮桥》上

1935年6月13日,克里斯托出生于保加利亚加布罗沃,就读于索非亚学院。1957年,为了逃避政治的镇压,他从维也纳逃往日内瓦,又逃脱到布拉格,并于1958年抵达巴黎,成为了一个处于社会边缘的无国籍人士,不得不通过为别人画肖像画来赚取生活费。在巴黎,他与后来的妻子珍妮·克劳德(Jeanne-Claude)相遇,当时克里斯托受雇于珍妮·克劳德的家族,为她的母亲画像。两人陷入爱河之后,由于克里斯托的难民身份,他们的爱情并没有受到珍妮·克劳德父母的支持,两人决定前往世界各地一共冒险,建立艺术与生活的伙伴关系,一直到他们去世。珍妮·克劳德曾经表示:“艺术家们永远不会退休,他们只会死,仅此而已。如果艺术家们停止工作了,那么他们就死了。”每当他们需要坐飞机旅行时,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会选择各自乘坐不同的飞机,因为这样即便其中一个人乘坐的飞机坠机失事了,那么另一个人依然可以坚持他们的艺术理想,继续工作。

2009年,珍妮·克劳德不幸过世,克里斯托依然坚持继续创作,直到去世。

主要作品

克里斯托,这个装扮世界的艺术家过世了

《油桶墙(Wall of Oil Barrels )》,巴黎,1961-62年

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在一起创作的第一件作品是一堆用了89个随处找的废弃油桶堆叠起来的油桶墙,它堵住了巴黎最狭窄的街道之一,用来抗议刚刚建成的柏林墙。他们把这件作品称之为《铁幕》,这件作品把巴黎的这条街道暂时变成了死胡同,成为了一件非法路障艺术,让交通堵塞了整整八个小时,直到警察要求他们将作品拆除。

 

克里斯托,这个装扮世界的艺术家过世了

《包裹的海岸(Wrapped Coast)》,澳大利亚,1969

夫妇两人在1969年10月,用九万多平方米的防腐蚀织物将澳大利亚的一片1.5英里的海岸线包裹了起来,并用35英里的聚丙烯绳子绑在了悬崖上。

这件艺术品请了15名专业登山运动员和110名工人以及一名陆军工程兵团的退休少校作为领队,花了四个星期才完成工作。

克里斯托,这个装扮世界的艺术家过世了

《山谷窗帘(Valley Curtain)》,科罗拉多州,1972年

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与设计师、建筑师和一些学生合作,花了28个月设计了一块挂在科罗拉多州两座山之间的橙色幕布,称为“山谷的幕布”。

它长381米,高111米,保持幕布的具体位置需要用到重达61吨的417米的电缆,固定在864吨重的混凝土上。

这件山谷的幕布于1972年8月10日上午11点被固定,尼龙编织的丝网在原地保持了28个小时,直到狂风将它刮落。

克里斯托,这个装扮世界的艺术家过世了

《被环绕的群岛(Surrounded Islands)》,佛罗里达州,1983年

艺术家们选用了60万平方米的粉色发光织物,将迈阿密比斯坎湾的群岛包围了起来。

在《环绕的群岛》展出的两个星期中,有120人乘坐了充气船参观了这件作品。作品拆除后,群岛的环境甚至变得比过去更好,因为艺术团队为了这项工作,在装配开始之前清除了岛周围漂浮着的垃圾。

克里斯托,这个装扮世界的艺术家过世了

《包裹着的国会大厦(Wrapped Reichstag)》,柏林,1971-95年

1976年,克里斯托第一次到柏林,他被吸引到了东西柏林之间的无人区,尤其是其著名的地标——国会大厦。自1933年国会大厦被烧毁以来,这座建筑一直处于废弃的状态。

在接下来的20年中,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一直在向柏林政府请愿,希望可以在国会大厦现场创作作品:人们将看到一座具有历史意义的巨大建筑,上面布满了织物,象征性地隐藏了过去,为现代德国人的身份创造空白。这个想法即使在1989年柏林墙倒塌以后,依然充满争议,直到1994年,这个雄心勃勃的项目终于获得了许可。次年完工以后,《包裹着的国会大厦》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并成为了德国统一的象征。

克里斯托,这个装扮世界的艺术家过世了

《浮桥(The Floating Piers)》,意大利,2016

尽管珍妮·克劳德于2009年过世了,克里斯托依然坚持着他们的艺术梦想,并且实现了夫妇两人在1970年设想过的这个项目《浮桥》。

浮桥由七万平方米的橙黄色纺织物包裹,二十万个高密度聚乙烯立方体的模块化浮坞结构构建,沿着意大利苏尔扎诺市(Sulzano)直通湖上的一座小岛,再从小岛直通一座叫圣保罗的小岛,总长三公里。和往常一样,这件艺术作品完全向公众免费开放,游客可以在桥上自由体验,在桥上从海岸漫步到岛上,或者从附近的山坡上欣赏浮桥全景。这是自从珍妮·克劳德去世以来,克里斯托独自实现的第一个项目,全意大利的艺术爱好者都涌入苏尔扎诺市,期待在项目开放的短短十六天里亲眼体验这件作品,以至于引发了接连几天的交通堵塞,作品因为承载了太多游客而不得不暂停修整。

克里斯托,这个装扮世界的艺术家过世了

《伦敦马斯塔巴(The London Mastaba)》,伦敦,2018

珍妮·克劳德曾经为古埃及马斯塔巴的造型而感到着迷,这是一种古埃及时期的平顶、长方形、外部呈斜坡面的陵墓。他们最初计划于1967年在密歇根州创作这件作品。

2018年,克里斯托设计了由7506个特质桶制成的浮动结构,固定在伦敦蛇形湖底部的脚手架上。《伦敦马斯塔巴》以红色、蓝色和淡紫色组成,让人联想起印象派艺术,尤其是作品的色彩反射在水面上的样子。

从包裹物到具有纪念意义的户外项目,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的作品已经超越了绘画、建筑和雕塑的传统界限,他们创作必不可少的条件之一就是自由:为此,他们没有客户,总是为了作品自掏腰包,通过出售作品来实现他们理想中的大型作品。他们的诗意在于让世界成为彰显寓意的媒介,让世界成为他们绘画的“画布”,而这在六十年代初,尤其是普通艺术家们还停留在画廊橱窗后面的时候,这种勇气和前卫是不敢想象的。他们所创造出的那些“短暂存活”的艺术项目,总是在短短的时间里打乱了世界各地市民和社区的生活,却能够让大家用一种不同的眼光去看待他们生活的日常风景。(作者:施越)